神變加持楚布大佛|供養專案

神變加持楚布大佛|供養專案

・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(1204~1283)神變加持楚布大佛碎片聖物・
・非物質文化遺產匠人依據正覺大塔等身像精緻造像
・全球限量恭製2002

 

・材質:楚布大佛碎片聖物+利瑪合金

・尺寸:高5cm

 

 

【護持金額】

新台幣10萬元|人民幣2萬4千元|

結緣1尊

 

・可迎請回自家中供奉,成為大手印傳承加持所依

・亦可永久供奉於虛空光明金剛乘壇城之千佛牆



【特別說明】

・第一期的建築工程款是2500萬台幣|600萬人民幣

・若是其他募款項目,已達到第1段工程款目標,則後續的護持款項,將作為第2階段工程所用

 

A、護持者即成為虛空藏護持計畫護法委員

B、終生受邀參與虛空藏護法年會

C、將優先獲得與本樂仁波切小參答疑的申請

D、將優先邀請參與仁波切所主持的亞洲小型閉關課程E、姓名永久載於迴向名冊中,由上師、僧團祝願迴向

 

 

【第二世大寶法王神變加持楚布大佛的故事】

 

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(1204~1283)在漢地弘法了六年之後,終於回到楚布寺。有一天,噶瑪巴希突然想起建造大佛一事。於是這項工程迅速地展開,從漢地運了七大車的黃金到楚布寺,同時有一份訊息說一名來自倉地的鐵匠是噶瑪巴的化身,應由這名鐵匠負責佛像的建造。 噶瑪巴希弟子登貢,也從漢地返回 楚布寺監督大佛的建造工程,所需的資金及建材都由漢地供應。

 

佛像建造工作順利地於三年後完成,但是佛像似乎有點傾斜,噶瑪巴以傾斜的禪定姿勢入定後逐漸端正姿勢,佛像也跟著塑正了。

 

在文革時期,這尊珍貴的大佛被炸毀,竹慶本樂仁波切在90年代返回楚布寺拜見年幼的法王的時候,幸運地得到了僅存的大佛碎片。

 

仁波切將此聖物珍藏了20多年,因為台中道場購地的緣起,遂將這個神聖的聖物加入鑄造佛像的原料「利瑪合金」之中,由於聖物珍貴,在古法原料比例的基礎上,再增加150克的黃金。

 

並委託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——李多寶先生,依於菩提伽耶正覺大塔中佛陀的等身像,親自造像。

 

每尊佛像,除了有噶瑪巴希在千年前賜與的神變祝福在其中,同時有著值得傳世珍藏的工藝。

 

全球限量造像2002尊,可迎請回自己家中,成為大手印傳承加持的所依;亦可永久供奉在未來道場的金剛乘壇城中。

 

 

 

【造像匠人】
 

▍李多寶

多寶造辦創辦人兼合伙人,朝珠及持珠串配技藝「蘇派」第五代傳承人,蘇韞良先生衣鉢傳人。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。

 

錦匣修複製作工藝,師承郭德瑞先生。參與保護修復、複製明清緙絲及首飾珠串類文物近百件。

 

 

▍多寶造辦

多寶造辦,修復、製作宮廷造辦傳承體系文物,涉及宮廷首飾、服飾、清玩、包裝類,及明清宮廷佛教法器複製。

 

合作機構包括北京故宮博物院、南京博物院、河南博物館、陝西博物館、遼寧博物館、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、尼泊爾國家博物館、大都會博物館等20余家博物館機構。

 

多年來與包括蘇富比、嘉德、瀚海、保利在內的各大拍賣機構保持良好合作。大明成化雞缸杯、雍正胭脂紅對盞的錦匣函套、雍正緙絲朝服均由多寶造辦修復完成。

 

多寶造辦恢復並完成了「鋄金」(音:減)工藝。成功復刻故宮梵華樓藏乾隆御用藏傳佛教27件法器。(減鐵、減銀、減金 是自宋元至明清對金屬的一種加工方法。其技法起源於金銀器的錘揲,後經剔地、減地、鏤空後表面再施以銀、金,稱「滲金」。在北宋、遼、元代時,減金銀工藝已有流行,當時的官員和民間已多有使用減金銀飾物,統稱減鐵。元代還設有專門的「減鐵局」,減鐵也被用於賞賜。明代皇室器物大量使用減金工藝,至清代皇室則用「鋄」通「減」。)

 

2013年修復完成包括嘉慶「東珠」在內的十一掛朝珠及內府手持珠。

 

2015年11月底耗時兩年修復並複製完成尼泊爾國家博物館藏梵文泥金版《般若八千誦》、《金光明經》。

 

根據克珠傑大師《瑜伽遊戲喜宴》記載復刻的「五股金剛鈴杵」獲得國家知識產權保護,也是目前獲得的唯一宗教類國家級知識產權保護。

 

多寶造辦,多年來致力於中國傳統手工藝人保護、傳承及手工藝推廣傳播工作。成立保護基金。熱衷社會公益,倡導推廣環保理念。2014年5月多寶造辦對外宣佈不再修復、製作包括象牙、犀角在內的動物骨骼及皮毛類製品。

 

多寶造辦非遺技藝類傳承人7人,國家級非遺傳承人2人。合作傳承人22人。目前已在北京,蘇州、無錫、成都、徐州成立五家獨立及合作機構。